当前位置:首页 » 服饰大全 » 清雅白服饰
扩展阅读
少数民族服饰文化 2020-09-13 02:41:46
伯曼服饰 2020-09-15 11:43:55
经典旗袍照 2020-09-11 02:12:55

清雅白服饰

发布时间: 2021-08-06 11:48:11

1、古代贵族女子清雅脱俗的服饰描写

经过时间的洗礼,少女的身上愈发沉淀出端雅沉静之质,虽然不是最美艳专的那个,但绝对是属最出众最惹眼的那个。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贵、优雅;那种平和、端庄、温雅、清华,令人无比舒适的脱俗气韵,配上秀美高雅的容貌,比任何一种艳丽的美貌都要夺目耀眼。
一袭典雅而寂寥的秋香色宫裙,简洁的式样,轻盈的质地,肌肤光洁细腻,虽然肤色仍是苍异常无血色,似有病容,却平添了几分清冷意味。
她随随便在那儿一坐,一股令人不敢亵渎的威仪气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仪态举止优美的无可挑剔,典雅、娴静犹如一幅绝美的仕女图,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柔和婉约的女人韵味。雍容大气,风华内敛,淡雅端静中却又蕴着无限醉人风情,嫣嫣袅袅,耐人寻味,有种余韵悠悠的感觉,越看越吸引人。

只见她穿了一袭莲青色万字曲水织金连烟锦裙,整个人似乎浮在一团绿朦朦的雾气之中。她以玉白团扇障面,发髻上一支纤长的缠丝点翠金步摇闪闪明晃,映着象牙骨的扇子更是盈然生光。微一侧头,步摇上玉色小珠坠子和细若瓜子的金叶子亦跟着轻轻摇动,闪烁出明翠的波觳,愈发的清丽婀娜。

2、皇后的宫斗服饰

1.【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出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淡紫色盘领窄袖,上镶有紫色花纹,腰间用粉丝软烟罗系成一个优美的蝴蝶结,显出了身段窈窕,还给人清雅,高贵的感觉。云髻雾鬟,斜插金厢倒垂莲簪,镶钻的银色流苏,闪闪发光。青黛娥眉,明眸流眄,玉指素臂,细腰雪肤,肢体透香,莲步小袜。一袭透着淡淡紫色的平罗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手挽屺罗翠软纱。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益发显得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肩披宽长的极近透明的白色云肩,一举一动皆引得云肩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2.【一双丹凤眼,口如含珠丹, 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如丝绸之光滑,芦苇之柔韧! 反手细细挽了惊鸿归云髻,发髻后左右累累各插六支碧澄澄的白玉响铃簪,走起路来有细碎清灵的响声,发髻两边各一枝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做成一双蝴蝶环绕玉兰花的灵动样子发髻正顶一朵开得全盛的“贵妃醉”牡丹,花艳如火,重瓣累叠的花瓣上泛起泠泠金红色的光泽,簇簇如红云压顶,妩媚姣妍,衬得乌黑的发髻似要溢出水来。只让槿汐用工笔细细描了缠枝海棠的纹样,绯红花朵碧绿枝叶,以银粉勾边,缀以散碎水钻,一枝一叶,一花一瓣,绞缠繁复,说不尽的悱恻意态。同色的赤金镶红玛瑙耳坠上流苏长长坠至肩胛,微凉,酥酥地痒 。梨花花瓣正落在眉心。】

3.【她身穿浅粉色的修身旗装,凸现出她修长匀称的身姿;那粉色极淡已经接近白色,但是却很妩媚,就似少女脸颊上最自然却最诱人的红晕;衣袖、襟前、袍角却用素金色镶了宽宽的边儿,更衬出高贵之气;衣上精细构图绣了绽放的红梅,繁复层叠,开得热烈,看得让人心里也觉得热乎;足上一双同色的花盆底儿,缎子面儿上用珊瑚珠配着金线也是绣的红梅,厚厚的鞋底里做着镂空的小抽屉,盛着梅花香粉,走一步,地上就留一个盛开的红梅花印记;头发只盘了简单的髻,后面一半仍是垂顺的披散在腰后,右边从头顶到耳边压着用珍珠和红色宝石穿的红梅金丝镂空珠花,蜿蜒盛开,更有几朵开到了或是额边、或是眼角、或是耳畔,那乌黑的头发从间隙处露出来,更衬得“梅花”红艳,而左侧是那梅花琉璃钗,玲珑剔透,浑然天成的红色正好雕成了梅花瓣儿,下面坠着三股水晶珠和红玉珠间隔的珠串,最下头汇合在一起,悬着一颗东珠,竟有龙眼大小,更难得的是,那东珠的色泽竟泛出粉红光晕;最外面罩着石榴红织锦面的披风,一双纤纤玉手大方的露在外头,并不似旁的小姐夫人般藏在手窝窝里,左手上用打磨得圆润的红玉珠串,过中指交叉经手背到手腕装饰着,衬得肌肤胜雪;领子是火红的狐狸皮,衬着那娇艳如春花的脸蛋儿;脸上还是不施粉黛,但却用胭脂染了红唇,显得红艳欲滴就如那头上身上的红梅;最吸引人的是眉心竟也有一朵怒放的红梅!这些达官贵人见的女人多了,这梅花妆也见过不少,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原来纵横眉心的红梅竟是用真的梅花瓣贴成的,雅意悠然、大气婉约,远比那些用胭脂花上去的来得娇艳。而纵横就似一支傲雪红梅,瞬间使得在场所有的诰命夫人、亲贵小姐们黯然失色了。 】

3、明朝服饰是如何的

明朝服饰属于汉族传统服饰体系,在经过元代蒙古人统治之后,明朝恢复汉族的传统,明太祖朱元璋重新制定了服饰制度。明代许多男子流行的发式都是明太祖首创的。比如「网巾」,有象征国家法令齐全的意思,「四方巾」象征国家太平,还有「瓜皮帽」,它几乎被现代的西方人当作中国典型的帽子了。服饰发展到明代,最突出的特点是以前襟的纽扣代替了几千年来的带结。但是纽扣并非始于明代,从元代的辫线袄子腰围部分曾经见到过钉纽扣的形式。纽扣的使用也是一种变革,体现着时代的进步。
明装与唐装相比,在于衣裙比例的明显倒置,由上衣短下裳长,逐渐拉长上装,缩短露裙的长度。衣领也从宋代的对领蜕变成以圆领为主。明代女装上衣是三领窄袖,身长三尺有余,露裙二、三寸,即所谓“花冠裙袄,大袖圆领”。当时扬州流行一种新式样:女衫长二尺八寸,袖子宽一尺二寸,外护袖镶锦绣,冬季镶貂狐皮。裙装在明代初年用色偏向浅淡;崇祯时期提倡白色裙。裙边有一、二寸绣边。明初裙宽为六幅,明末时发展为八幅、十幅。裙褶十分盛行,有细密褶纹,也有大褶纹。褶纹装饰十分讲究。有一种名为彩条裙,每条选用一种颜色缎,每条色缎上绣出花鸟纹饰,带边镶以金线可成为独立的条带,将数条这样的各种彩条拼合在腰带上,就成为彩条飘舞的裙子,因此取名“凤尾裙”。有的还将整块缎料用手工做成细褶纹,取名“百褶裙”。一种二十四褶裙取名“玉裙”。
明代还有一种特殊式样的帔子,由于其形美如彩霞,故得名“霞帔”。这种帔子出现在南北朝时期,隋唐时期得此名。到宋代将它列入礼服行列之中。明代服用此式较为普遍,它的形状宛如一条长长的彩色挂带,每条霞帔宽三寸二分,长五尺七寸,服用时绕过脖颈,披挂在胸前,由于下端垂有金或玉石的坠子,因此越发显得挺拔高贵。
古代留存至今的资料中,大部分是宫廷中命妇着装形象。命妇着霞帔时,在用色和图案纹饰上都有规定。一般在大红底色的大袖衫上披挂霞帔时,要用深青色绣花霞帔,品级的差别主要表现在纹饰上,如下分别列数。
一、二品命妇霞帔用蹙金绣云霞翟纹(即长尾山雉)。
三、四品命妇霞帔用金绣云霞孔雀纹。
五品命妇霞帔用绣云霞鸳鸯纹。
六、七品命妇霞帔用绣云霞练鹊纹。
八、九品命妇霞帔用绣缠校花纹。
明代的褙子的纹样与霞帔在品极差别上基本相同,只是八、九品命妇用团花,不用缠枝花。明代使用褙子面很广。按身份来分有两种类型;贵族使用的褙子,在礼节性场合为合领大袖对襟形式;平民做为常服就采用直领小袖对襟形式。
还有一种出自元代的无领对襟马甲,又称"比甲",是宫廷中皇后的专用服式。后来逐渐传入民间,扩大了服用范围。比甲盛行于明代中期,主要受青年妇女的偏爱。这种"比甲"从形式上看与隋唐时期的半臂有渊源关系,后来清代出现的马甲,就是这种比甲的变形。
明式服装的另一个特色是襟上佩带饰物,并且十分醒目。都是些金、珠、玉等材料做成的各种 饰物。其中垂挂在胸前的叫"坠领";系在前襟的叫"七事";走起路来有响声的叫"禁步",这些佩饰统称叫"杂佩"。另有一种特别的佩饰,是在一条金链上,以环相连挂着四件小物件:即镊子(是一种一头固定,一头张开的铁制小工具用以夹取细毛之用,人称"毛镊子")、牙签(剔牙之用)、耳挖子(挖耳用的小勺)和小刀,均是些妇女的生活实用品。
《明会典》是明代官修的一部典章制度书,其中记录贵族女装用料均为"各色纻丝绫罗纱随用",而平民女服用料则受限制,即便是礼服,也限用紫色粗布(即"絁")并且禁止用金绣,袍衫也只限用紫色、绿色和桃红色等浅淡的颜色,而禁止使用大红色、鸦青色和明黄色等浓艳的色彩。明洪武十四年还规定,商贾之家只能用绢布制装,农家可以使用紬纱和绢布。
明代男装以方巾圆领为代表形式,儒生所着襕衫与当今舞台上京剧书生的服饰极为相似。其特点是宽袖、皂(黑)色缘边,青圆领、皂绦软巾垂带。脚夫和搬运工则着青布衫裤,青布长手巾,上衣沿宽边,足着草制的靸鞋。官服是云缎圆领袍,另有外加云缎外套的穿法。这种袍长离地一寸,袖长过手,袖椿(指袖身)宽一尺,袖口宽九寸,足着大红色履为典型式样。
明朝立国不久,就下令禁穿胡服,恢复了唐朝衣冠制度,法服与常服又得以并行了。法服大体同於唐朝,祗是进贤冠改成了梁冠,并增加了忠静冠、保和冠等冠式。官吏戴乌纱帽,穿圆领袍。袍服除了品色规定外,还在胸背缀有补子,并以其所绣图案的不同来表示官阶的不同,不独唯此,官员的腰带也因品级的不同而在质地上有所不同。故有明一代的服饰特点主要体现岀等级限制的严格。书生多穿直裰或曳撒,戴巾。平民则穿短衣,戴小帽或网巾。明朝女子髻式也颇多,且常在额上系兜子,名“遮眉勒”。衣裙近似宋元两朝,但内衣有小圆领,颈部加纽扣。衣身较长,缀有金玉坠子,外加云肩、比甲(大背心)等。
朱元璋统一天下,明代开始整体上大致恢复汉人衣冠,从唐代吸收了胡人习惯以后,发展出的汉人衣冠。
明代的男装,大人多穿青布直身的宽大长衣,头上戴四方平定巾,一般平民穿短衣,裹头巾。
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种六瓣、八瓣布片缝合的小帽,看起来很像剖成半边的西瓜。本来是仆役所戴的,但是因为戴起来很方便,所以就普遍流行起来。这就是清代「瓜皮小帽」的前身。
明代的贵妇多是穿红色大袖的袍子,一般妇女只能穿桃红、紫绿及一些浅淡的颜色。平日常穿的是短衫长裙,腰上系着绸带,裙子宽大,样式很多,像百褶裙、凤尾裙、月华裙等。
披风是明代比较流行的一种服饰,在明末的《云间据目抄》里面就提到了“披风便服”,在《红楼梦》中也反复出现披风这种衣物,值得注意的是,红楼梦中既有披风又有斗篷,说明这二之间是存在差异的。按照《三才图会》与《朱氏舜水谈绮》中的相关描述,明代的披风其实和宋代的褙子样式相似,披风跟斗篷则是不一样的,披风是有袖子、直领、两边开叉的。《朱氏舜水谈绮》言:披风为对襟直领,制衿,左右开衩。
明代妇女的服装,主要有衫、袄、霞帔、背子、比甲及裙子等。衣服的基本样式,大多仿自唐宋,一般都为右衽,恢复了汉族的习俗。其中霞帔、背子、比甲为对襟,左右两侧开衩。成年妇女的服饰,随随各人的家境及身份的变化,有各种不同形制,普通妇女服饰比较朴实,主要有襦裙、背子、袄衫云肩及袍服等。明代背子,有宽袖背子、有窄袖背子。宽袖背子,只在衣襟上,以花边作装饰,并且领子一直通到下摆。窄袖背子,则袖口及领子都有装饰花边,领子花边仅到胸部。
明代妇女的服装,主要有衫、袄、霞帔、背子、比甲及裙子等。衣服的基本样式,大多仿自唐宋,一般都为右衽,恢复了汉族的习俗。比甲的名称,见于宋元以后,但这种服饰的基本样式,却早已存在。比甲为对襟、无袖,左右两侧开衩。隋唐时期的半臂,就是与比甲有着一定渊源关系。明代比甲大多为年轻妇女所穿,而且多流行在士庶妻女及奴婢之间。到了清代,这种服装更加流行,并不断有所变革,后来的马甲就是在此基础上经过加工改制而成的。
官员平日里在本署衙门办理公务,则穿常服。常服的规制是:头戴乌纱帽,身穿团领衫,腰间束带。洪武二十三年,指定文武官员常服的长度:文官,白领至裔,去地一寸,袖长过手,复回至肘,公、侯、驸马与文官同。武官去地五寸,袖长过手七寸。洪武二十四年,再制定品冠补子纹样,又规定品官常服的衣料,只能用杂色贮丝、绫罗、采绣。官吏衣服及帐幔,不许用玄、黄、紫三色,也不许织绣龙凤纹样,如有违犯禁令者,罪及染织工人。
戴乌纱帽、身穿盘补服是明代官吏的主要服饰,以补子来区分官职。这种袍服是明代男子的主要服式,不仅官宦可用,士庶也可穿着,只是颜色有所区别。平民百姓所穿的盘领衣必须避开玄色、紫色、绿色、柳黄、姜黄及明黄等颜色,其他如蓝色、赭色等无限制,俗称“杂色盘领衣”。明朝建国二十五年以后,朝廷对官吏常服作了新的规定,凡文武官员,不论级别,都必须在袍服的胸前和后背缀一方补子,文官用飞禽,武官用走兽,以示区别。
明代文武官员服饰主要有朝服、祭服、公服、常服赐服等。麒麟袍为官吏的朝服。其服装特点是大襟、斜领、袖子宽松,前襟的腰际横有一下打满裥。所绣纹样,除胸前、后背两组之外,还分布在肩袖的上端及腰下(一横条)。另在左右肋下,各缝一条本色制成的宽边,当时称“摆”。明代太监刘若愚《酌中志》一书,就专门叙述到这种服饰。他说:“其制后襟不断,而两旁有摆,前襟两截,而下有马面褶,从两旁起。”这种服装所采用的质料和纹样,按规定,都有一定制度。《明史·舆服志》称:正德十三年,“赐群臣大红贮丝罗纱各一。其服色,一品斗牛,二品飞鱼,三品蟒,四、五品麒麟,六、七品虎、彪;翰林科道不限品级皆与焉;惟部曹五品下不与。”本图所绘的服装,就绣有麒麟纹样。麒麟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形状象鹿,全身有鳞甲,牛尾马蹄,有一只肉角。后人将它作为吉祥的象征广泛用于各类器物的装饰。麒麟的形象也经过一番变化,将头绘成龙首并有两角,尾绘成狮尾等等。明代官服绣麒麟,似不限四、五品,职位特殊的锦衣卫指挥侍卫等也能服用。
常服又称翼善冠,戴乌纱折上巾,样式为盘领、窄袖、前后及两肩绣有金盘龙纹样,玉带皮靴。此服用途较多。明代皇帝的常服,服装以黄色的绫罗,上绣龙、翟纹及十二章纹。龙的图案从上古发展到明代,经历了无数次的变化。总的看来,先秦的龙纹,形象比较质朴粗犷,大部分没有肢爪,近似爬虫类动物。秦汉时期的龙纹,多呈兽形,肢爪齐全,但无鳞甲,常绘成行走状,给人以虚无缥缈的感觉。明代的龙,形象更加完善,它集中了各种动物的局部特征,头如牛头、身如蛇身、角如鹿角、眼如虾眼、鼻如狮鼻、嘴如驴嘴、耳如猫耳、爪如鹰爪、尾如鱼尾等等。在图案的构造和组织上也很有特色,除传统的行龙、云龙之外,还有团龙、正龙、坐龙、升龙、降龙等名目。
皇后常服,洪武四年三月定:戴龙凤珠翠冠、穿红色大袖衣,衣上加霞帔,红罗长裙,红褙子,首服特髻上加龙凤饰,衣绣有织金龙凤纹,加绣饰。凤冠是一种以金属丝网为胎,上缀点翠凤凰,并挂有珠宝流苏的礼冠。早在秦汉时期,就已成为太后、皇太后、皇后的规定服饰。明代凤冠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后妃所戴,冠上除缀有凤凰外,还有龙、翚等装饰。如皇后皇冠,缀九龙四凤,大花、小花各十二树;皇妃凤冠九翚四凤,花钗九树,小花也九树。另一种是普通命妇所戴的彩冠,上面不缀龙凤,仅缀珠翟、花钗,但习惯上也称为凤冠。
明代军士服饰有一种胖袄,其制:“长齐膝,窄袖,内实以棉花”,颜色所为红,所以又称“红胖袄”。骑士多穿对襟,以便乘马。作战用兜鍪,多用铜铁制造,很少用皮革。将官所穿铠甲,也以铜铁为之,甲片的形状,多为“山”字纹,制作精密,穿着轻便。兵士则穿锁字甲,在腰部以下,还配有铁网裙和网裤,足穿铁网靴。
明代圆领大袖衫为儒士所穿的服饰,与其他官吏一样,都有详细的制度。如“生员衫,用玉色布绢为之,宽袖皂缘,皂条软巾垂带。凡举人监者,不变所服。”这是从江苏扬州明墓出土的一套士人服饰。在当时被称为“直裰”,或称“直身”,《儒林外史》里的士人,就多穿这种服装。
明代上襦下裙的服装形式,与唐宋时期的襦裙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在年轻妇女中间,常加一条短小的腰裙,以便活动,有些侍女丫环也喜欢这种装束。上襦为交领、长袖短衣。裙子的颜色,初尚浅淡,虽有纹饰,但并不明显。至崇祯初年,裙子多为素白,即使刺绣纹样,也仅在裙幅下边一、二寸部位缀以一条花边,作为压脚。裙幅初为六幅,这是遵循古仪,即所谓“裙拖六幅湘江水”;到了明代末年,裙幅始用八幅,腰间细褶数十,行动辄如水纹。到了明末,裙子的装饰日益讲究,裙幅也增至十幅,腰间的褶裥越来越密,每褶都有一种颜色,轻描淡绘,色极清雅,微风吹来,色如月华,故称“月华裙”。此外,还有用绸缎剪成大小规则的条子,每条绣以花鸟图纹,另在两边镶以金线,称凤尾裙;又有一种,以整锻折以细道,称为百褶裙。
明代水田衣是一般妇女服饰,是一种以各色零碎锦料拼合缝制成的服装,形似僧人所穿的袈裟,因整件服装织料色彩互相交错形如水田而得名。它具有其它服饰所无法具备的特殊效果,简单而别致,所以在明清妇女中间赢得普遍喜爱。据说在唐代就有人用这种方法拼制衣服,王维诗中就有“裁衣学水田”的描述。水田衣的制作,在开始时还比较注意匀称,各种锦缎料都事先裁成长方形,然后再有规律地编排缝制成衣。到了后来就不再那样拘泥,织锦料子大小不一,参差不齐,形状也各不相同,与戏台上的“百衲衣”(又称富贵衣)十分相似。
锦衣卫,掌侍卫、缉捕、刑狱之事,恒以勋戚都督领之,恩廕寄禄无常员。凡朝会、巡幸,则具 卤簿仪仗,率大汉将军共一千五百七员等侍从扈行。宿卫则分番入直。朝日、夕月、耕藉、视牲,则服飞鱼服,佩绣春刀,侍左右。

4、宫斗服饰要贵妃的。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出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淡紫色盘领窄袖,上镶有紫色花纹,腰间用粉丝软烟罗系成一个优美的蝴蝶结,显出了身段窈窕,还给人清雅,高贵的感觉。云髻雾鬟,斜插金厢倒垂莲簪,镶钻的银色流苏,闪闪发光。青黛娥眉,明眸流眄,玉指素臂,细腰雪肤,肢体透香,莲步小袜。一袭透着淡淡紫色的平罗裙,长及曳地,无一朵花纹,只袖口用品红丝线绣了几朵半开未开的夹竹桃,乳白丝绦束腰,手挽屺罗翠软纱。垂一个小小的香袋并青玉连环佩,益发显得身姿如柳,大有飞燕临风的娇怯不胜。肩披宽长的极近透明的白色云肩,一举一动皆引得云肩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5、明年流行什么样的衣服?

很多,T台上出现了很多不同种类的衣服。利用图形来设计衣服,有的是牛仔,我指的是上身与下身都是牛仔的布料。你也可以尝试波希米亚的风格。今年都很流行,会一直延续下去。
麻烦采纳,谢谢!

6、回族人为什么穿白衣服

回族人喜欢内清外洁。 喜欢穿白色的衣服长袍。
白色衣服也是伊斯兰教圣人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喜爱的衣服颜色。
回族人追随圣人的行为,所以也喜好白色衣服
也代表清洁圣洁

7、衣服颜色搭配

杏色适合什么肤色呢?
最好是皮肤白皙的人穿着,其次肤色红润的,甚至小麦黄的都可以,如果肤色暗黄、偏黑肤色的不是很建议,如果不是太亮还可以,如果反差大的话,需要其他颜色搭配一下较好!!相对来说,肤色偏黄暗的人最好是穿红色系的比较称肤色,但也不是绝对,同色系有时候穿起来也很好看的。小建议:网上购买试不了,有色差,谨慎购买为宜。
杏色搭配深灰色,显OL的优雅和干练。杏色搭配黑色,成熟稳重。杏色搭配白色,给人清雅脱俗的气质。

8、宫斗小主、秀女服饰。以及记录。

——————又遇佳人 、斗不停——————
人物【『执 妆 芋』倩姬 『陌 洛 尹』 秀女 『倾 晨 凌』 曦仪 时间【冬日
事件【曦仪与倩姬路遇一秀女
地点【路途中
——————深宫嫔妃、何萧郎——————
要求:字过三、字号十、禁抄袭。
『陌 洛 尹』 【玲珑倩耳,伊人着一袭素色长裙,身姿曼妙,腰边系一条粉蓝流苏坠子腰带,衬托出伊人莞尔身姿。三千丝一挽而上,一只雨蝶钗子别于簪头。坐至玉椅,持眉笔,描黛眉,眉间画彩蝶。倒是显得清闲淡雅,华丽之中不失清新。】
【望铜镜前佳人,抿嘴轻笑,这般妖艳又得让这些个长舌妇人说了去。也罢。在这宫中也只靠着臭皮囊了、】
【不觉望向窗边挂着的五色丝线,忽的忆起这日子也是冬日了。】
【这宫中也是冷清,这储秀宫也安安静静,自打幼时就是热闹中度过哪能这般清闲、】
【唇边勾起一丝阴霾的笑意、起身踏出储秀宫】 『执 妆 芋』 |转眼,入宫已有一年有余了。冬天来了。殿选一年一次真是让人讨厌啊,但又怎奈何呢,深宫中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儿了,新旧交替。向花,先开了一种、谢了,又开了一种。始终就没停过。春樱,夏荷,秋菊,冬梅。四季都有花啊。哼。群芳争艳| |着深蓝色棉袄,外披一紫色皮袄。棉袄上绣着点梅花,淡淡的远山黛在眼上。手里抱着手炉,那套手炉的花样更是别具一番风格,是艳粉色的布料,绣着凤凰,点缀着点花瓣。看起来端庄典雅,分毫不失高贵| |坐着步撵,在宫里闲晃| |倒也巧,遇上了位秀女,此女子清闲淡雅,绝非等闲之辈。上前道|这位可是新入宫的秀女。真是美啊 『倾 晨 凌』 【湖蓝彩绣软烟罗缎衣内着,水蓝碎花暗纹刻丝织锦留仙裙,品蓝线绘海棠,精致的蜀绣竹兰山水图,裙边云纹若隐若现。腰挽集萃素纱身姿玲珑,外裹一件天水碧暖纹盘领狐裘,点点寒梅几分清冷。三千青丝挽作修云髻,插一支点翠缕空梅花银簪,累丝嵌珠杏花珠钗垂坠微微摇摆,除此之外并无珠翠。佩着比目并蒂莲玉佩,浅浅画眉不施粉黛,玄眸深邃如星。】
【进宫本非己愿,可如今也不得其门而出了。嘴角的笑意几分苦涩,又被平静掩藏。】
【进宫算来也有一月了,独自一人出宫走走,不料却见了那位位同副后的倩姬,远远便见了其人坐着步撵风光无限,身旁还有一人,好像是新进宫来的秀女,莲步轻移,丹唇轻启清音色】参见倩姬,给倩姬请安。 『陌 洛 尹』 【凝不动娥眉,羽睫微扑朔,天地尽素白,几枝红梅恰似正值怒放,捧一傅山炉,,瑟瑟冬寒之意,不禁是觉得冷些,早知多穿些。】
【梅香四溢,花瓣扬扬洒洒落下,匍匐一地。抱暖炉,炭火微明。脚步踩在积雪上,嘎吱嘎吱作响。眼角泄出一丝笑意,微微提了提唇角,曼曼哼起了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微舒水袖,低吟缱绻间,不觉勾起前尘往事,倒使得声音中多了几分真意】
【倏地,听身后声音响起,略带沙哑,转身见是倩姬,盈盈行礼】小女陌氏见过倩姬,倩姬金安、
【唇畔勾靥出一缕飘忽,丝丝缕缕淌出淡淡妩媚,眉角轻窕,望着眼前的伊人,双眸深邃迷离,似是遥遥不可及,缓缓道】给凌仪请安
【这冬日到都出来闲逛了,想来莫不是无聊透顶,或、、摇了摇头,也不像其他】 『执 妆 芋』 |歌声婉转,到消即了些苦闷,“凤求凰”好歌曲,想必此女子必定极有品位和风格,倒是个可用之才。| |远山黛似乎在动,青丝飘起,眼向一旁瞄去。哼、是梅花。独独这一种花傲立雪中。莫非这女子日后要骑到我的头上来。万不可如此,如今这后宫为我 执妆芋 独大,哪怕是端贵嫔也要被我踩在脚下,若真让这女子骑到我的头上,那后位迟早是她的。对,不能给他好脸色。越是这样,我就越要他同我结为一党。便假意说道|姑娘真是清新脱俗啊。这歌喉更是娓娓动听呢
|远见倾氏也来了,便回头示意倾氏让她起来|你与本宫只差一 二级之分,怎好让你向本宫行如此大礼呢 『倾 晨 凌』 【起身】谢倩姬。【顿了顿又道】姐姐哪里话,且不说姐姐执掌六宫大权,就是这宫中尊卑有序,妹妹也应该照着规矩来。
【这冬天啊,呆在室内真是享受。香炉暖烟袅袅升起模糊了视线,一壶清茶,几碟茶点,手捧一本书,静静阅读,独恋一方清雅,独享一份安逸,岂不快哉。但这寒梅傲雪凌寒,在冬日盛开,自是要出门一赏,才不辜负这美景,呵呵,如今还有佳人。若是在此间抚琴,雪飞舞,音溅落,寒梅傲雪,佳人笑音轻轻,不知让多少人倾倒。】
【思虑间已是转眸,轻声言道】不必多礼。
【嘴角轻扬笑靥如花,明明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的疏离,听言,似喜非喜】姐姐所言极是,这歌的确甚好,若是配上舞更是倾国倾城了吧。
【言罢,巧笑嫣然,对这秀女来说,可以算是一场机缘了吧。】
『执 妆 芋』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竟在灯火阑珊处| |拿起帕子摸了摸嘴角,又去摘下一朵梅花放在手上看了看,又轻轻的用手将花瓣放在梅花树上|听妹妹这话,是让姐姐我舞一段了,只怕姐姐无法奉陪了,因今日姐姐身子有些不爽,等改日吧! 久闻妹妹也通些琵琶,不如来一段此女子所歌的“凤求凰”如何啊
陌 洛 尹』 【果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字字句句亦不是讽?颔首,沉默许久,声音不复刚才清脆,压低声音,似密友间轻声细语】娘娘这番抬举,到时让小女照不了边了,只可惜小女只是一介弱女子,这歌唱的动听又有何用?
【怕杜宇啼醒落花魂,堕粉揉烟,乱红凝露,肠断真真。】
【冷冷一笑,随手接过凋落的一朵红梅,但笑不语】
【眼波流转,静静盯于眼前之景。半晌,莞尔,浅唱出声】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蓉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停顿少许,复才开口】在这宫中人人都说凌仪的歌声动人,这音色比起娘娘自是差了许多,不知倩姬是否是像小女这般认为呢
【话音一转,扯到了别人身上,也好比被指指点点好,紧抱这暖炉,倒是冷了些,缩了缩头,微微颤抖,倒是一般娇弱女子。】 『执 妆 芋』 |姣手捻了帕子在手上搓捻,便是微微泠泠而满然提音莞尔道|曦仪的确歌声极好,但和你比起来,却也是逊色啊。只怕曦仪不露脸来表演,所以还是算了吧,只听你唱就好了啊。姑娘最好好好唱,本宫执掌六宫大全,日后你入选本宫自然会提拔你
『倾 晨 凌』 【浅笑,呵呵,个个都往我身上推么,和婉地】呵呵,姐姐也许不知,妹妹最擅长的并非琵琶,更不是歌,而是剑。妹妹孤陋寡闻,也未曾学过凤求凰此曲。让姐姐见笑了,今日扰了姐姐的雅兴,还望姐姐勿怪才是。
【没有学过凤求凰,倒也是真的没学过。至于刚才也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微瞥了那秀女一眼,又言】姐姐说的是,妹妹歌喉哪比得上这位姑娘的天生呢。
【笑意盈盈轻拂袖,抖落一地妖娆,落梅虽落,清香如故,听言,微叹自己进宫便无依无靠,执氏不仅执掌六宫大权独居一宫,且家世也是上好的,哪像自己啊,说话也是小心翼翼。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回宫的好。】
【盈盈一礼】妹妹先行告退了。
『陌 洛 尹』 【感其言行,只觉未免太过寸目高瞻,竟令我平白生出几般不耐,方才压下那股燥热,由心复起更甚。】
【唇角微漾涟漪浅然,凤眸牵出几分冷色,暇羽睫,舒淡眉。抬眼】那兴许是这宫人嚼舌根罢了,倒是怕浊了娘娘的耳。
【比起武艺,你岂能和我等对抗,着实让人笑话,这柔柔女子怎能操起这重兵铠甲,若不是自己叔叔乃是这大将军,这番自己也定是一大家闺秀。随心想,但也不言表】
【看其神色颇为倨傲,我低头,淡然一笑,转过千般心思,却只是婉转开口】那么小女恭送曦仪
【闻其言,款款嫣然,低眉垂首,红唇曼曼扬,黛眉轻挑,玉指葱葱,摩挲这衣裙】哦?娘娘此番可是让小女当这歌姬?在这后宫中着十个只不过是抖陛下开心的玩物,难道还可靠此飞黄腾达?小女愚昧,请娘娘赐教。
【行动涟漪,手抚蕊香,枝叶颤动,幽幽怜影】

『执 妆 芋』 |冷冷一笑,看曦仪脸色定是怕了,本宫刚刚的一番话····自己听着都有些慎得慌呢。想必曦仪必然是听出了我话里有话才想要告退,急着回宫。这丫头真是聪明,可比起我这仅仅20岁不到的女子就变得机关算尽她倒真是个小辈了|曦仪这么急着走啊,怎不留下多聊一会,好容易遇上一个将要成为宫中新人的人儿。曦仪真是不赏脸啊。不过曦仪刚才说你并不擅长琵琶和歌赋可是真的,若真是的话,那外面的留言是假的喽 |手指绕弄帕子,轻启朱唇,正色道|姑娘这是哪里话,你若入选的话,那就是姐妹了,何必说自己是歌姬呢。岂不糟践了自己
『倾 晨 凌』 【本欲转身,闻言柳眉微挑】姑娘这是何意。
【很好,前几日偶感风寒,不能在外头久处,这才告退罢了,而你们却步步相逼,你已经执掌六宫了,我也不得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眸子闪过冷芒,答道】妹妹并无此意,不过前几日偶感风寒,太医说了不宜在室外久处,还望姐姐海涵。至于流言,不过是些人捕风捉影罢了,不料却污了姐姐您的耳,真是该罚。
【顿了顿】这位姑娘歌喉极好,皇上怎会舍得让姑娘你当歌姬呢。咳咳,【不觉间冷风袭过,脸色有些苍白,自己何时变得如此脆弱了】妹妹先告退了,待他日病愈时,必到姐姐宫中一坐。 『陌 洛 尹』 【撩眼抬首,轻拢髻边青丝,曼曼柔柔轻言】哦?多谢娘娘赏识,洛尹自是受宠若惊。只可惜洛尹怕是没这福分呢。这后宫的是是非非,其实我这刚入及笄的小女子岂能与娘娘相提并论,还不是糟蹋了娘娘的美名?
【为了这宫中一席之地,所有人都在争都在斗,实属不易,这般,只为恩宠便要放弃了么?】曦仪这又是何话?我这弱弱的小女子怎敢如何呢?
【墨荷袅袅白光泛 风曳荷立婉婉缠清凉之意涟涟 锦瑟年华如流水 叹方寂 度日如年愁何倚 风起墨丝舞 罗衫怯怯兮风露凉】
【闻此只消淡然一笑 对其言道】这时辰自是不早了,这姑姑说不定又在催促了、各位娘娘恕洛尹先告退了。
【缓缓行礼,转身离去,高傲的似那雪中红梅,宫中又有何妨,只不过如此罢了。】
『执 妆 芋』 |曦仪走了,只剩下这秀女那我也走吧,继续逗留着也无趣| |这新人若进宫的话只怕这宫中的沧海桑田的变化,因为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以后又有好戏看喽|姑娘,本宫也要回去了,有些乏了,日后本宫必然会传你到咸福宫坐坐的。本宫先走了
——————又遇佳人、斗不停——————
斗、新人到、未入宫、此佳人必为吾所用
卡、结束 ——————深宫嫔妃、何萧郎——————

9、明清服饰风俗有什么不同?详述一下哦!

不同大了

明是以 汉族 的传统服装为主



清则以 满族 的服装为主.汉人因为要穿自己的服装,还发生过嘉定三屠

汉族

完整的一套衣冠部件有:首服、体衣、足衣、配饰

一,首服

首服,亦称元服。元本指头。黄帝垂裳制天下的时候就发明了冠,“峨冠博带”自此便成了华夏衣冠的代称。汉民族的成人礼——男子冠礼,女子笄礼,足见首服在民族文化心理中的重要地位,可谓:顶天立地,从头开始。作为衣冠上国,向来讲究衣冠不分家。冠巾对应着身份地位,二十弱冠后,士人冠而庶人巾。衣冠齐整才是完整的仪容,古人重之。

不过,冠巾文化几乎是男子的特权。在男尊女卑的几千年中,女子除了命妇的凤冠、翟冠外,便是女道士束发戴冠,称为女冠子。很多年后,在历史已经屏弃了性别局限的时代,我们开始汉服复兴,倒没有必要为此耿耿于怀,反而应该欣喜地看到:首服文化也弥补了男式汉服相对样式单调的缺憾。

男子首服大致可分为冠冕类和巾帽类。

冠最流行的时期在先秦两汉,相对巾的普及早一些。冠历来是士人之上的特权,是身份和职别的标识,也象征着士人的尊严。当冠而不冠即是“非礼”。《左传 哀公十五年》记载了孔子弟子子路至死捍卫君子不免冠的尊严:“以戈击之,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庶民或“卑贱执事者”却不能戴冠而只可束巾;巾最早不过是随便裹发的一块布,不能出现在正式场合,最初,上层士大夫不过燕居时偶尔戴巾,后逐渐通用,到汉末为文人武士所好,以戴巾为雅尚。因为巾与平民关系密切,故天生带着一丝闲适,始终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发展,自唐代由幅巾衍生出了幞头后,巾帽文化愈加兴旺,到宋明则达到顶峰。所以,于汉唐时向前来留学的日本,巾帽文化鲜有流传,相反,于明代师习华夏的朝鲜,巾帽则大行其道,发展成为现代韩服中重要的元素。

冠冕类一般适用正式庄重的场合,配相应的礼服或公服。冠起着官阶职别的区分作用,名称常来源于其寓意,如法冠也叫獬豸冠;巾帽则搭配常服(当然,不能排除幞头类与公服的搭配,九品官服常作为庶人的婚服),多与时尚关系密切,往往一种巾帽会蕴含着一段逸事佳话,如,东坡巾、程子巾,大众津津乐道的同时亦效尤纷纷。

在戴法上,冠冕类和后来的巾帽不同之处在于重视固定头发,一般需要通过笄直接固定在发髻上,另外还要在下巴处结璎,这样就很牢固不易散落了;而巾帽类的戴法则随意多了,一块或软或硬的布、纱,通过各种不同的包扎或折叠方式,缚罩在头上就是了。

二,体衣

《释名 释衣服》云:“凡服,上曰衣;衣,依也,人所依以芘寒暑也。下曰裳;裳,障也,所以自障蔽也。”

按裁制方式大致可分为3类:

上衣下裳制 (衣裳类)

上下连裳制 (深衣类)

上下通裁制 (通裁类)

(一)上衣下裳制:

上衣下裳制是华夏民族最早的服制,为了表示尊重传统,后世最高级别的礼服一直是衣裳制;后世男子的服制由于后来出于行动方便的内在缘由逐渐向一体式发展,而不需要太多活动的女子,则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古老的衣裳制——不知道这样的思考有没有道理。

(二)上下连裳制:

上下连裳的服制也称为“深衣制”。为了恪守上下分开的服装制式,特地分开裁然后再连成一体。深衣之名,唐孔颖达著《五经正义》中释义为:“深衣衣裳相连,被体深邃,故谓之深衣。”深衣起源于先秦,虽然是一件长衣,但华夏先民在裁剪时是把上衣与下裳分开来裁,然后再缝成一体,以表示对传统法度观念的尊承。

《礼记》的《玉藻》、《深衣》二篇对深衣制有很多记载,内容所谓“应规、矩、绳、权、衡”之类,重点在于“明礼”,而对形制和尺度则说得不清楚。《礼记 深衣》中的定制:“古者深衣,盖有制度,以应规矩绳权衡……”

深衣制的衣服按衣襟样式分为直裾、曲裾,有随着时节的冷暖变更有单复薄厚之分,如襌衣、襜褕、复袍;根据生活方式的适应,样式也有变化,如质孙服、辫线袄子,以及衍生出的曳撒等;

深衣在三千年的衣冠史中一直延续到衣冠断绝。深衣首先是礼服,尤其是女子礼服。《续汉书 舆服志》:“太皇太后,皇太后入庙服绀上皂下,蚕青上缥下,皆深衣制。”深衣承袭了华夏衣冠制式的古意,同时又方便美观,有很强的普适性,于今亦然。可为常服也可为礼服,作为礼服的正规性仅次于衣裳制礼服;上自天子,下至庶人,不论男女文武,都可着之。衣冠承载着一定的历史意义、文化内涵,所以,有汉服先行者提出:复兴汉服当重视深衣,实为良言。

(三)上下通裁制:

由于在频繁的社会活动中行动不便,汉服男子的制式从衣裳发展到深衣,而分开裁剪再拼接还是觉得麻烦,于是又发展成了上下通裁的长衫。在东汉,已开始有了上下通裁的长上衣,叫做“长衣”,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在长度方面当时还没有定制。

是大胆开放的隋唐新风开始了汉服第三种制式的风尚。至宋明,上下通裁的袍衫、褙子等风行一度。
三,足衣

足衣亦即袜履。赤足同样是失礼的行为,谢罪时常常“免冠跣足”。

(一)履。

《释名 释衣服》有云:“履,礼也,饰足所以为礼也。”《说文》云:“履,足所依也。”

履有许多异称,除了有地缘人群各自习惯称法的原因外,履制的不同当是主要的。

《字书》说:“草曰扉,麻曰屦(jǜ),皮曰履,黄帝臣于则造。”《仪礼 士冠礼》云:“夏用葛,冬皮屦可也。” 《诗 魏风 葛屦》云:“纠纠葛屦,可以履霜。”《方言》又立一说:“丝作者谓之履,麻作者谓之扉。”

由此看来,古代鞋的质料,履有麻、皮革、丝帛作之者,屦有麻、葛、皮革作之者,扉有草、麻作之者。大凡说去,履的制工精,而屦、扉粗些。

履还有单底、复底之分。

单底的鞋称履。复底的鞋有“舃(xi4)”和“屐”。舃乃履下有木底者,木底与履底大小相同,实心。“屐”则以木为之,或以帛为面,有的以漆画之,下有两木齿。《续汉书·五行志》:“延熹中,京师长者皆著木屐。妇女初嫁,作漆画屐,五色采作丝。”

据《搜神记》载,男鞋方头,女鞋圆头。但后来男女往往通用。从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中的贵妇人的鞋和出土的四双青丝鞋来看,女鞋的前头有两个昂起的小尖角。

(二)韈。

也作袜,以布帛作成,也有以皮革制作者。袜一般高尺余,上端有两带,以缚系于足胫。

秦汉时有进门脱鞋的习惯。在屋中,多穿袜行于席上,不仅平时燕居如此,上殿朝会亦然。着鞋上殿,以为殊荣,汉时唯萧何、梁冀、曹操等膺此殊礼。

四,饰件

佩饰是以其审美功能和实用功能而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但一进入等级制度分明的文明社会,分等级、定尊卑,则成为它最主要的功能,“冠弁衣裳,黼黻文章,雕琢刻镂,皆存等差。”如韘,天子、诸侯用象骨,士则用棘。又如充耳,天子用玉瑱,诸侯以石。当今则不必拘泥这些。

古时常见的佩饰有玉、珠、刀、帨等。不过,如服装分男女一样,佩饰上有着明显的性别区分。

(一)女子饰件:

头面: 笄,簪,钗,步摇,梳篦,花钿,胜,玉梅/雪柳,闹蛾,花冠/凤冠,假髻

耳饰: 簪珥,耳玦,耳珰,耳环,耳坠

项饰: 串饰,项链,项圈,缨络,项锁,霞帔

臂饰: 镯,钏,戒指,护甲

佩饰:

妆容: 大致可分为“红妆”和“白妆”两类。此外,还有一些特定的妆容,如花黄,花钿等.

(二)男子饰件

从生理学角度来讲,男性通常喜欢一些具有进攻性,危险性的装饰品。比如容刀、觽韘、佩剑;而笏头带(玉带),带钩,钩络带,绶(大绶、前绶、后绶)等则是与男式服装的特有装饰;另外也包括一些中性的饰件,如充耳,容臭,玉佩。
汉服的场合穿着分类

汉服复兴并非等于一味地以古服制取代先今,而是在特定的场合拥有一个具有历史积淀的文明符号,因此,随着着装场合的变迁,汉服的现代分类也可以在参考历史的基础上适加调整。

中国是礼乐文明,现代人疏远了“礼”的理解,实际,礼并非繁缛的多此一举,而是与生活息息相关。周礼将礼划分为五类: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合称“五礼”。

吉礼是祭礼,“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所以祭礼将列位于五礼之首;凶礼是丧葬之礼。对于亡者治丧以及对天灾人祸的哀吊都属于此;军礼是与军事活动有关的战事之礼,包括田猎、校阅、献俘、出师等;宾礼是诸侯对王朝的朝见、各诸侯之间的聘问和会盟之礼;嘉礼则是亲和万民的喜庆之礼,包括冠笄、婚嫁、飨燕和亲朋之间的庆贺活动等。

“五礼”几乎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与各种礼仪相匹配地,发展了各种不同场合的冠服制度。祭祀有祭服,朝会有朝服,婚嫁有吉服,从戎有军服,服丧有凶服等。穿著时不可造次。

古代:祭服,朝服,公服,婚服,孝服,戎服,武服,儒释道服

汉服的场合着装

古代:祭服,朝服,公服,婚服,孝服,戎服,武服,儒释道服

华夏自古乃衣冠上国,礼仪之邦,中国很早就把“布帛可衣”列为生民之本。《风俗通义 愆礼》云:“衣者,隐也;裳者,障也;所以隐形自障闭也。巾,所以饰首;衣,所以蔽形。”《白虎通 衣裳》云:“圣人所以制衣服何?以为絺绤蔽形,表德劝善,别尊卑也。”

故此,我们看到,服饰在华夏文化中,除了“避寒暑、御风雨、蔽形体、遮羞耻、增美饰”等一系列人类通行的实用功能外,还有着“知礼仪、别尊卑、正名分”等特殊意义。《周礼 地官 大司徒》云:“衣服不贰,从容有常,以齐其民”,认为“同衣服”的风尚才可安定万民;在强调“名正言顺”的华夏传统中,历代帝王问鼎天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改正朔、易服色”;满清入主汉室江山,也是从衣冠入手的,衣冠的断绝才彻底瓦解了屠刀都没能砍断的汉人最后的坚守……

衣冠于华夏,从来都不是一件小事。

我们回首遥望,虽然不至于像某个关于新疆库车记录片里,一些当地的维吾尔人看到克孜尔千佛洞壁画上的古龟兹祖先,茫然地说:那是异教徒(因为他们信佛教),跟我们没什么关系——但确实也迷失了许多记忆;当今又是一个迫切需要特色的时代,历经苦难的中国重新屹立在世界的时候,也很懂得需要自己的“民族特色”来向世界展示。于是,我们在破碎的记忆中匆匆翻检一番,又带着许多迎合西方强势文化思维的成分——于是,旗袍、“唐装”被我们骄傲地视作民族文化的独特符号……却很少有人去想,这些最多只有三百年的、严重变异的符号为何能够淹没几千年渊源和积淀?

要待何时,华夏才能够不只是一个苍白的名称?要待何时,我们才能够明白,我们的祖先给了我们一个多么深远美丽的名字。

衣冠断代已六个甲子,如今又燃起了星星之火。华夏复兴,衣冠先行,时代大任义不容辞,然而,恐有损五千年沉甸甸的使命,衣冠体系,总不敢妄下定义。不过,看着很多网友,尤其是新入门的朋友抱怨没有完整的学习资料时,实在汗颜。于是,我们诚惶诚恐地翻故纸堆,整理归纳。虽下了力气,但一己之见的障目之弊依然在所难免,所以,还望诸位同仁及时指点,在交流中整合智慧及资源,将不胜感激……

汉服的基本特征:交领右衽(兼有盘领,直领),褒衣大袖(亦有窄衣小袖),无扣结缨(几乎不用纽扣,而于腋下结缨系带),线条流畅,飘逸潇洒(这两点是与同为华夏文化体系的日韩衣冠区分的鲜明特征)。

本汉服知识体系分类法:因为一开始就本着一种整合的、归纳的思维方式,所以并未采用当前服装界普遍流行的“朝代式”分类法;同时,也借鉴了生命科学中关于进化论的分析法,力争用一种演化史观来看待问题。

满族妇女是脚穿旗鞋,身着旗袍,头带旗头;满族男子一般也是穿长袍,只是长袍外面常罩上一件坎肩(马甲)。

满族的女式旗鞋,称为“寸子鞋”,亦称“马蹄底鞋”。鞋底中间即脚心部位嵌上3寸多厚的木头,用细白布包上,木跟不着地的地方,常用刺绣或穿珠加以装饰,因鞋底平面呈马蹄形,所以得名;还有一种鞋的底面呈花盆形状,称为“花盆底鞋”;老年妇女和劳动妇女所穿旗鞋以平木为底,称为平底绣花鞋,亦称“网云子鞋”。满族的女鞋,表面都有绣花,而袜子多为布质,袜底也纳有花纹。

女式旗袍基本与男式相同,只是多一些装饰而已。女式旗袍除也是直立式的宽襟大袖长袍外,下摆及小腿,有绣花纹饰。满族妇女往往在衣襟、领口、袖边等处,镶嵌几道花纹或彩牙儿,俗称“画道儿”或“狗牙儿”。根据季节变化,还可分为单、夹、棉、皮等几种。

随着社会的发展,男旗袍逐渐废弃,女旗袍则不断演化,由宽腰直筒式逐渐变成了紧身合体的曲线型、流线型,成为代表中华民族的一种女式服装。

满族人的发式是继承了金代女真人之习俗。男子发式是“半剃半留式”,

这与满族先民女真人的“辫发垂肩,留脑后发”有一定承袭关系。满族妇女“辫发盘髻”的习俗,也是来自女真遗风。“两把头”是满族妇女最具有代表性的发式,即将头发夹于头顶,分成两绺,结成横长式的发髻,以高髻为尚。再将后面余发 成一个“燕尾”式的长编髻,压在后脖领上,使脖颈挺直,加之穿高底旗鞋,走起路来分外端庄、文雅。

清代中期以来,满洲贵族妇女盛行顶戴“大拉翅”(旗头)。它是由“两把头”的发式发展而来的。

够详细吧?

10、古代女子描写白色衣服

浅色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伸手点了点小巧的鼻子,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玉兰飞蝶氅衣,内衬淡粉色锦缎裹胸,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胸前衣襟上钩出几丝蕾丝花边,裙摆一层淡薄如清雾笼泻绢纱,腰系一条金腰带,贵气而显得身段窈窕,气若幽兰,颈前静静躺着一只金丝通灵宝玉,平添了一份淡雅之气 ,耳旁坠着一对银蝴蝶耳坠,用一支银簪挽住乌黑的秀发,盘成精致的柳叶簪,再掐一朵玉兰别上,显得清新美丽典雅至极。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散发着贵族的气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及至。宛如步入凡尘的仙子,挥动着手中的玉面罗扇,优雅而有气质。
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腰间系着一块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儒雅之气。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的出奇的头发用紫色和白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确实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额前薄而长的刘海整齐严谨。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妩媚迷人的丹凤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 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