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手工艺活 » 广元手工艺人传承
扩展阅读
少数民族服饰文化 2020-09-13 02:41:46
伯曼服饰 2020-09-15 11:43:55
经典旗袍照 2020-09-11 02:12:55

广元手工艺人传承

发布时间: 2021-08-10 17:50:06

1、广元传统的手工技能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我们广元的麻柳刺绣吧!!!
“麻柳刺绣”是流传于川北广元市朝天区境内的麻柳、鱼洞、临溪、小安等乡镇的刺绣总称,是一代一代亲族传承而继承发扬的民间艺术,是麻柳先民在自给自足的悠闲生活中创造发明的纯朴精美民间艺术珍品。

“麻柳刺绣”就地取材,所用材料仅用简单的针、线、布,通过黑、白、红、蓝等土布和彩色棉线,配以不同明暗的冷暖色块。所绣制品,针线详密,色彩鲜艳, 令人赏心悦目。所绣图案或耕种收割、婚嫁礼仪、爱情婚恋、或人物猛兽,花色多样,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典型的川北风情。

麻柳刺绣作品具有很广的适应性,其作品多为各类日常生活用品,如帐帘、枕套、围腰、手巾等;其构图主要是连贯式和分段式两种。两种构图方法既可以单独成图,也可以相互交替使用,具有浓厚的羌绣特色,符合传统的美学思想原理。麻柳刺绣的题材丰富,他们通过对人物、山水、动物、花卉的夸张、概括、变形而成特殊的装饰语言,借以表达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如“国泰民安”“清官出巡”“老鼠嫁女”等作品。并常用龙、风、狮、虎、帽、荷花、牡丹等图案象征吉祥、幅寿、平安,其中最有趣的是把狮虎等猛兽化惩恶扬善的可爱形象,浓眉大眼,虎虎生威,线条简洁明快,造型生动别致。这种艺术的夸张和变形,既不失去生活的真实,有使刺绣作品极富有装饰和艺术美感。

麻柳刺绣是广元市朝天区麻柳乡一带祖传下来的手工艺品,它是衡量谁家姑娘有无出息的重要标志。一般使用黑,白,红土布和色彩土线,用“全挑”,“全绣”,“半挑半绣”等绣发绣出各类生活用品。其构思巧妙,乡土气息浓郁,艺术造型优美,思想内容朴实,深受国内外各方人士喜爱和赞赏。麻柳乡因麻柳刺绣被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2、囊谦原牧人传统手工艺发展有限公司怎么样?

囊谦原牧人传统手工艺发展有限公司是2017-03-30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注内册成立的有限责容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注册地址位于青海省囊谦县香达镇香龙路130号。

囊谦原牧人传统手工艺发展有限公司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注册号是91632725MA754N308F,企业法人义西江措,目前企业处于开业状态。

囊谦原牧人传统手工艺发展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是:民间手工艺品、毛皮制品、民族生活用品、家具套制作、皮毛收购、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本省范围内,当前企业的注册资本属于一般。

通过百度企业信用查看囊谦原牧人传统手工艺发展有限公司更多信息和资讯。

3、谁来传承 民间手工艺的血脉

过去的两百多年里,几代人梦想和追寻的一场生产与科技革命,是用机器生产取代手工劳动、用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手工作坊。然而,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手工艺人的技艺成了需要挽救、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市文化局社文处李亚娃处长2007年曾介绍,徐州在册民间艺人上万,重要传承人上千,被联合国命名的民间艺术家有18人。虽然手工艺人数量不少,但他们的手艺却面临失传的危险。
在此背景下,去年底本报改版,在每周二的文化周刊设立“首席艺人”这个栏目,每周采访报道一位我市的手工艺人。这个栏目开办后,先后采写了捏面人的高继汉、做布贴画的钱春安、做铁拓画的张炳根、写指书的曹邦建、花布剪纸的李汉玉、做香包的李跃华、做木雕的陈清溪、做草编的王桂玲、做木板火烙画的田玉田、丰县郭氏糖人贡传人郭新元等约40位知名的手工艺人。今年8月底,记者到烟台举办的中国第五届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采访时,中国文联的有关领导听闻徐州日报“首席艺人”栏目的开设及运作情况后表示,“很多原始的工艺正逐渐消失,你们这么关注手工艺和手工艺人,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作为传统工艺的关注者和宣传者,本报“首席艺人”栏目虽然一周仅一期,但引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在给一些艺人增添从业信心的同时,也使更多的人开始关注民间手工艺。“如果年轻人都不愿学,等我们死后就没人会做了。”在接受采访时,不少艺人非常担忧地跟记者这样说。“不过你们报道后,可能会有人关注这些手艺,也可能会有人愿意来学艺,这样技艺就不会失传了。”
捏面人的高继汉说,他一般在旅游景点内摆摊,一天能挣六七十元,生存没问题,不过徐州现在会捏面人的不足十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带了徒弟,后继乏人;丰县糖人贡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艺随人走,加上糖人贡用途单一、销售甚微,目前从艺者仅10余人,加大保护力度已刻不容缓。由此可见,为了手工艺的更好地传承、发展,也许第一步应该做的,就是从关注开始。
手工艺传承艰难
卢梭在《爱弥儿》中说,在人类所有一切可以谋生的职业中,最能使人接近自然状态的职业是手工劳动;在所有一切有身份的人当中,最不受命运和他人影响的,是手工业者。手工业者所依靠的是他的手艺,他是自由的……但时至今日,手工艺变得不再是人们所向往的职业。谈及传承千年,如今在自己手中濒临失传的手艺,张炳根等一些老艺人话语中最频繁的两个词就是“痛心”和“无能为力”。
我国的工艺美术学校曾是工艺美术人才的摇篮,但随着全国院校合并或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专业调整,大多数高院的工艺美术教学定位,不再注重对传统工艺美术的教授。即便是接受了传统工艺美术专业训练的大学生,就业时也大多会转向平面设计等方向。传统手工技艺通过“社会”进行传承的这条路,越走越窄。
通过“师徒”关系传承手工技艺,也步履艰难。要学习一种工艺,即便是有悟性的人也要学上数年,这期间要耐得住寂寞。而这种“寂寞”对师徒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在这个追求速度和效率的年代,无论是师傅还是徒弟,从经济和时间成本上,都很难熬过这个“苦行僧”似的修行过程。而“家传”的方式,在手工艺传授中也变得越来越少见。手工艺收入不高,一些艺人的子女不愿继承父业,最重要的是一些手工艺人也不希望孩子像他们一样靠着手艺吃饭。事实上,手工艺最主要的三种传承方式中,家族传承断档的情况最为严重。
避免“人亡艺绝”的手工艺传承之路困难重重。而在“首席艺人”采写过程中,记者遇到几种类型的手工艺人,一种人仅为了赚钱,对自己的手艺已没了感情,变得麻木了;一种人对自己的手艺充满激情,将它作为一种乐趣延续下来;而更大量的是介于这两种人之间的一群手工艺人,他们又想保护、发展好自己的技艺,又想赚到钱、谋求更大发展。他们迷惑着,面对发展与传承之间的矛盾进退两难。而让这部分人找到前行的动力,坚守着民间手工艺传承之路,对于传统工艺的保护、传承非常重要,“否则有一天这些好东西就真的要断送了”。
期待手工艺发展
在首席艺人采写过程中,当记者面对一个真正的手工艺人时,往往会被他的手艺感动,会被他的人生感动。比如62岁的张炳根在不锈钢板上一锤一锤雕刻时,会泪流满面,会大声唱歌,他把自己对艺术的爱放进了作品之中。
正因为有着像张炳根的民间手工艺人的坚守,我市的民间手工艺还是有着很深厚的功底的。在烟台举行的2010年第五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上,我市18位民间艺术家技艺超群,斩获大奖。做面塑的高继汉,在徐州卖5元一个的作品在烟台卖到了10元、20元、30元,“最后还是供不应求”。
这样的徐州手工艺应该说是有着很好的发展潜力的。按国际说法,传统工艺的保留、传承、发展,要有三个条件:第一,要有原材料,原材料丰富才能传承下去;第二,要有做的人,有人做得出来,传承制度才能维持下去;第三,要有人买,手工艺品要有销路,有人买才能流通、发展。这三个条件是必须的,也是我市民间手工艺市场所拥有的。
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工艺美术产业曾是出口创汇的支柱产业,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过积极贡献。现在工艺美术产业从国有、集体企业回归到手工作坊,是一次经济模式的转型,是一种进步,因为手工作坊更适合当代工艺美术产业的发展。中国矿业大学管理学院的姚伟坤副教授认为,我市工艺美术产业基础良好,如果能大力发展,会成为徐州文化产业的一个支柱。但无论怎样,最重要的还是保护好手工艺人、实现手艺的有效传承,不然手工艺难以变为财富。只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徐州手工艺的传承之路才能走得更稳、更好。

4、民间手工艺在发展传承上存在哪些问题,如何去克服这些困难

民间手工艺在发展传承上主要存在传承的年轻人没有沉下心了发展手工艺,有些手工艺品没有市场或者生产的产品卖不出去就没有经济效益,没有人愿意学想这类的就政府扶持。有市场需求的就要做大尽量不要用电脑批量生产手工艺品,手工艺品留下的人体温和感情。

5、民间手工艺的血脉如何传承?

过去的两百多年里,几代人梦想和追寻的一场生产与科技革命,是用机器生产取代手工劳动、用大规模工厂化生产取代手工作坊。然而,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手工艺人的技艺成了需要挽救、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市文化局社文处李亚娃处长2007年曾介绍,徐州在册民间艺人上万,重要传承人上千,被联合国命名的民间艺术家有18人。虽然手工艺人数量不少,但他们的手艺却面临失传的危险。
在此背景下,去年底本报改版,在每周二的文化周刊设立“首席艺人”这个栏目,每周采访报道一位我市的手工艺人。这个栏目开办后,先后采写了捏面人的高继汉、做布贴画的钱春安、做铁拓画的张炳根、写指书的曹邦建、花布剪纸的李汉玉、做香包的李跃华、做木雕的陈清溪、做草编的王桂玲、做木板火烙画的田玉田、丰县郭氏糖人贡传人郭新元等约40位知名的手工艺人。今年8月底,记者到烟台举办的中国第五届民间工艺品博览会采访时,中国文联的有关领导听闻徐州日报“首席艺人”栏目的开设及运作情况后表示,“很多原始的工艺正逐渐消失,你们这么关注手工艺和手工艺人,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作为传统工艺的关注者和宣传者,本报“首席艺人”栏目虽然一周仅一期,但引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在给一些艺人增添从业信心的同时,也使更多的人开始关注民间手工艺。“如果年轻人都不愿学,等我们死后就没人会做了。”在接受采访时,不少艺人非常担忧地跟记者这样说。“不过你们报道后,可能会有人关注这些手艺,也可能会有人愿意来学艺,这样技艺就不会失传了。”
捏面人的高继汉说,他一般在旅游景点内摆摊,一天能挣六七十元,生存没问题,不过徐州现在会捏面人的不足十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带了徒弟,后继乏人;丰县糖人贡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艺随人走,加上糖人贡用途单一、销售甚微,目前从艺者仅10余人,加大保护力度已刻不容缓。由此可见,为了手工艺的更好地传承、发展,也许第一步应该做的,就是从关注开始。
手工艺传承艰难
卢梭在《爱弥儿》中说,在人类所有一切可以谋生的职业中,最能使人接近自然状态的职业是手工劳动;在所有一切有身份的人当中,最不受命运和他人影响的,是手工业者。手工业者所依靠的是他的手艺,他是自由的……但时至今日,手工艺变得不再是人们所向往的职业。谈及传承千年,如今在自己手中濒临失传的手艺,张炳根等一些老艺人话语中最频繁的两个词就是“痛心”和“无能为力”。
我国的工艺美术学校曾是工艺美术人才的摇篮,但随着全国院校合并或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专业调整,大多数高院的工艺美术教学定位,不再注重对传统工艺美术的教授。即便是接受了传统工艺美术专业训练的大学生,就业时也大多会转向平面设计等方向。传统手工技艺通过“社会”进行传承的这条路,越走越窄。
通过“师徒”关系传承手工技艺,也步履艰难。要学习一种工艺,即便是有悟性的人也要学上数年,这期间要耐得住寂寞。而这种“寂寞”对师徒来说都是一种考验。在这个追求速度和效率的年代,无论是师傅还是徒弟,从经济和时间成本上,都很难熬过这个“苦行僧”似的修行过程。而“家传”的方式,在手工艺传授中也变得越来越少见。手工艺收入不高,一些艺人的子女不愿继承父业,最重要的是一些手工艺人也不希望孩子像他们一样靠着手艺吃饭。事实上,手工艺最主要的三种传承方式中,家族传承断档的情况最为严重。
避免“人亡艺绝”的手工艺传承之路困难重重。而在“首席艺人”采写过程中,记者遇到几种类型的手工艺人,一种人仅为了赚钱,对自己的手艺已没了感情,变得麻木了;一种人对自己的手艺充满激情,将它作为一种乐趣延续下来;而更大量的是介于这两种人之间的一群手工艺人,他们又想保护、发展好自己的技艺,又想赚到钱、谋求更大发展。他们迷惑着,面对发展与传承之间的矛盾进退两难。而让这部分人找到前行的动力,坚守着民间手工艺传承之路,对于传统工艺的保护、传承非常重要,“否则有一天这些好东西就真的要断送了”。
期待手工艺发展
在首席艺人采写过程中,当记者面对一个真正的手工艺人时,往往会被他的手艺感动,会被他的人生感动。比如62岁的张炳根在不锈钢板上一锤一锤雕刻时,会泪流满面,会大声唱歌,他把自己对艺术的爱放进了作品之中。
正因为有着像张炳根的民间手工艺人的坚守,我市的民间手工艺还是有着很深厚的功底的。在烟台举行的2010年第五届中国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上,我市18位民间艺术家技艺超群,斩获大奖。做面塑的高继汉,在徐州卖5元一个的作品在烟台卖到了10元、20元、30元,“最后还是供不应求”。
这样的徐州手工艺应该说是有着很好的发展潜力的。按国际说法,传统工艺的保留、传承、发展,要有三个条件:第一,要有原材料,原材料丰富才能传承下去;第二,要有做的人,有人做得出来,传承制度才能维持下去;第三,要有人买,手工艺品要有销路,有人买才能流通、发展。这三个条件是必须的,也是我市民间手工艺市场所拥有的。
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工艺美术产业曾是出口创汇的支柱产业,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过积极贡献。现在工艺美术产业从国有、集体企业回归到手工作坊,是一次经济模式的转型,是一种进步,因为手工作坊更适合当代工艺美术产业的发展。中国矿业大学管理学院的姚伟坤副教授认为,我市工艺美术产业基础良好,如果能大力发展,会成为徐州文化产业的一个支柱。但无论怎样,最重要的还是保护好手工艺人、实现手艺的有效传承,不然手工艺难以变为财富。只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徐州手工艺的传承之路才能走得更稳、更好。

6、四川广元哪里有麻柳刺绣的产品欣赏?是否在博物馆里? 想去看看这个民间手工艺,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寻。

四川省广元市著名的“千佛崖”景区这边有刺绣的工艺展示,有相关传承人制作,展示传统工艺,之前网上有对其报道过:

千针万线绣乡情

——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传人胡永蓉

2013年3月下旬的一天下午,10多名前来中国进行“中美文化交流”活动的美国友人,站在四川省广元市著名的“千佛崖”景区一间摆满各色绣品的屋子里,各自捧着色彩缤纷的绣品爱不释手,他们的目光被一件件精美的绣品深深地吸引住了,久久不肯离去。那时,只见一位年纪稍长的美国友人放下手中的绣品,却把目光和相机对准了一位端庄娴熟正在绣花的绣女。随着相机快门的“卡嚓”声,那位年长的美国友人伸出了赞美的拇指“好样儿、好样儿!”。

美国友人赞美的绣女不是别人,她,就是远近闻名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麻柳刺绣第二十五代传人——胡永蓉。

来源:http://www.scwmw.gov.cn/mlsc/rwhc/201304/t20130415_189553.htm